杜甫那年的风,同心共筑中国梦

站在长城的至高点上

以前  我一直在寻找我的梦

图片 1

一只路过的无名鸟

是在这异乡  还是

/灵木诗话/

呆呆地凝望着那风雨无边中的山河

还是在翘首盼我归家的父母那里


数千年的凄风苦雨仍在

亦或是在别处

【杜甫】生于唐朝由盛转衰的历史时期,诗多涉笔社会动荡、政治黑暗、人民疾苦,后世誉之“诗史”。一生多潦倒贫苦。大历二年,耒阳令赠食牛肉白酒,一夕而卒于耒阳,旅殡岳阳。一生到死都在漂泊。杜甫不是饿死的,是撑死的。

日月般轮流地吹打

越想越多  越难想通

杜甫那年,并没有饿死。

脚下,筑了垮,垮了筑,越筑越高深的墙

终寻不到我的梦

他整天喝着饱满的西北风,在纯净舒适的晨露中住宿,他说这叫“餐风宿露”。

墙头,换了烂,烂了换,越换越玄奥的旗

后来  当我回到家里

他说:“既然饥寒交迫,既然总是风餐露宿,何不如把饥饿当粮食,把寒冷当被子,就像我已成功地做到的这样——‘餐风宿露’,于是精神不死。呵——外面的风真丰盛啊。”

谁守住了呢?那墙,那旗,那些

感受到如水的母爱和如山的父爱时

杜甫那年,风真的很大,一切粮食和温文尔雅都被吹跑了。

建在人头上,飘在人心外,没根的东西

幡然醒悟  原来

杜甫没被饿死。他用他宏伟的肺拽下一片又一片的暴风,嚼了嚼,就着纵横的老泪,咽下,消化成葡萄糖和一句诗:“祖国啊你比我杜甫还荒凉。”

最后都没了。没在了岁月中

原来我寻觅了许久的梦

杜甫是第一个因喝西北风而没被饿死的诗人。

沒在了一地生生不息的野草里

就是能够幸福地

杜甫也没吹跑。他用他的心捡拾一片又一片的残国,沉重得步履维艰,他说:“历史,是国家演的戏人民流的血。”

一堆蛮横在山河中,堵压在人心上

生活在充满安全感的家中

杜甫是第一个因心中装着石头而没被风吹跑的人。

无法清除的历史垃圾

是的  我有我的小家  还有一个

杜甫那年,始终没有饿死,他继续写诗。

能代表心爱的祖国吗?你这砖制的僵尸

与五十六个中华民族共有的大家

他餐风宿露,精神高昂,他用他毕生的潦倒坎坷蘸着那年的风,写下《春望》。

除非借尸还魂。那祖国是什么

中国  我的祖国

/有味诗词/

告诉你吧,僵尸,心爱的祖国是

永恒不变的家


行走在同一方正文脉里

我的梦

春  望

用不同腔调,喜怒哀乐,休戚与共的百姓

因为有你而变得绚烂多姿

唐·杜甫

生根在不同甘美水土上

中国  我的祖国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饮同一源头,春夏秋冬,相依为命的万物

你的梦  是我的梦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丟下一声莫明的悲鸣后

亦是华夏儿女共同的梦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穿越凄苦的斜风细雨,无名鸟飞走了

梦里有你壮丽的山河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沒落在无边无际

有你结实的国墙

/随性诗译/

一地黄皮寡瘦的野草中

还有质朴的公民们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  我的祖国

破碎的山河坠落在故国的尸体里

无论风吹雨打

石城上的春天塞满了深刻的野草和荒凉

无论路有多难

种一朵感怀身世的花把眼泪盛开成回忆

勇敢的华夏儿女们  会一直地

养一只睹物伤情的鸟被过往驱赶着流亡

一直地与你同心共筑中国梦

狼烟接连烧了三个月的颠沛流离

建造晴好的山河

家乡寄来的兵荒马乱比战报更值得盼望


我满头的银丝像难民一样朝不保夕

2017.4.22晨

生命如白发已老得承担不了发簪的放养

本文由944cc二四六天天好彩发布于买车用车,转载请注明出处:杜甫那年的风,同心共筑中国梦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