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不曾缺席的男人,夜的尽头是家的灯光

尊敬的父亲 祝你父亲节快乐 也许 当我的小眼睛未睁开的时候 我 就在你的怀里安然入睡 也许 当我第一次可以说话的时候 第一句 不是叫的父亲 也许 当我第一次哭泣的时候 你并未留在我的身边 给我宽厚的胸怀 也许 当我第一次犯错时 不是你在细心教导着我 也许 我们都知道 给予对方的感情 却无法诉说 也许 我们会向往 有那么的一天 我们父子俩会在一起喝着小酒 品着心情 也许 我们会难过 有那么的一个时候 会向对方倾吐 也许 我们都知道 你 远在他处 背离着思乡的痛苦 却只为着我的存在 也许 我们都希望 等到某一天 你会多陪我会 也许 我不知道 我有多么的幸运 当你的儿子 也许 我不知道 我有多么的渴望 有一天 我们会在小吃店 倾听着你的故事 也许 我知道你的辛苦 明白你的付出 可我却忘记怎么跟你相处 也许 会有着那一刻 我会看着你的背景 默默的留下泪水

★ 励志语录——明天的希望,让我们忘了今天的痛苦。 ★

图片 1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父亲在河南开封长大。父亲一直在奋斗,考上了武汉,留武汉工作,结婚,生了我。他的奋斗,换来了理想的大学合适的职业和幸福的家庭。这也许就是别人眼中我平凡的父亲——离家游子。他的心也许一半是黄河,一半是长江。

那个不曾缺席的你

我仍记得,父亲接我放学后带我直奔前往开封的列车,夜色如墨,列车摇晃着我疲倦的神经,懵懂的我从未读懂过父亲那晚的表情,他一直看着窗外,眼里似乎闪烁着什么,但不是眼泪,是一种难于言说的情感……火车哀鸣着停止了摇晃,我从父亲的怀里惺忪醒来,又是一段颠簸的汽车行程后,父亲拽着我,高一脚、低一脚地赶往乡村,黄河的风凉湿了父亲的手心。

  又是一年父亲节,父亲节对我来说是陌生的,我好像从没想过会这么认真的考虑父亲这个词,提起笔却觉得心头沉重,我不知道要怎么形容和父亲之间的关系,他从来没离开过我的生命却又好像从来没有进入我的生命。

沉沉夜色,静默村庄,木门一开,黑漆漆的夜色瞬间被老屋里的灯光穿透,我有些晕眩,模糊的视线里烟雾缭绕,纸钱的火苗摇摆在黑红的棺材前,父亲嚎啕着,跪地不起……

  面对眼前空白的一片,不知所措起来,我不知道要怎么去阐述,也许从父亲身上出发会有新的发现吧。

那时的我的确太小,奶奶去世,我竟没有一滴眼泪。长大了一点儿,我才明白,和自己深爱的人离别,心有多么痛。对于父亲也是,造就自己、牵着自己长大的人走了,并且是永远地走了……

  父亲从小就承担很多,比同龄人的童年相比更显心酸,父亲很早就失去了奶奶,那个让他能是个孩子的最重要的女人,长兄如母,农民家庭的父亲担任起了母亲的职责,照顾起了还是孩子的弟弟和两个妹妹,确不曾想到他也只是个孩子,洗衣做饭不仅家里的事情是父亲的任务甚至还要是爷爷的帮手,还学会了一门技术赚钱,我在想父亲弱小的身体估计就是从那时候太操劳而导致的吧。父亲在我心中像超人一样能干,什么事情都能做的来而且很顺手做的完美。

我一直单纯地认为这就是父亲全部的痛苦。

  虽然父亲在心目中的形象一直是很伟大的,但是从记事以来一直觉得自己跟父亲离的很远,从来没有一起坐着唠嗑家常,没有分享彼此的快乐,上了大学的我却也从来没有给父亲打过电话不是因为没有良心而是害怕电话接通之后陷入的尴尬要怎么化解,父亲似乎从来没有过问过我的成绩和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我们说过的话从来不多过十句,也许很多人看到这里会觉得唏嘘不已,但是事实就是这样让人不解,我和父亲就像两条平行线,生活在同一个时空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相交在一起。也许用这个来形容和父亲的关系太过于严肃,但我似乎找不到再合适的形容了。止不住的羡慕其他人可以与自己的父亲那么融洽那么温馨,我承认我曾无数次怨恨过父亲没有丝毫的愧疚。

现在我知道,其中还夹杂着一丝恐慌:他也许在奶奶身上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有些人不敢敞开自己的痛苦,是因为惧怕打开痛苦那一瞬刺入肺腑的疼痛。但包裹着的痛苦会像癌症一般生长,蔓延,吞噬我们的心灵。我承认时间是剂良药,也许是阅历多了些突然对父亲有了太多释然,理解。从小默默努力生活的父亲形成了忍隐的性格,不善于表达的他开始突然让人心疼,是啊从小失去可以让自己任意撒娇的女人,瘦小的身体担起了原本不属于他的担子,在别的孩子可以肆意撒娇索取的时候也许父亲在对着土地互诉衷情,在别的孩子嬉戏玩耍的时候也许父亲在烈日下辛苦劳作,父亲的童年是无尽的劳作与汗水,命运也许就是这样不公平。

奶奶是中秋节去世的。几年之后的一个中秋节,刚搬进新房不久,父亲在奶奶的照片前点了一炷香,慢慢的鞠了个躬,缓缓坐下,然后静静地注视着照片。良久,父亲看着我,轻轻地说:“今后别再让你妈生气了。”

图片 2

也许他在遗憾自己小的时候没有好好报答自己的母亲,现在没机会了。不知道天下有没有人不想出去闯一番事业然后衣锦还乡的?不知道最后的回家在终日等待面前是否显得渺小?不知道天下有多少父母再也等不到儿女回家的那一天?

  我不知道要怎么形容在突然明白父亲后的那种感觉,语言在这时候都显的苍白无力,是多幸运早点明白了父亲,所幸还不太晚。1996年的某一天我来到这个世界,对于父亲来说是惊喜和高兴的,与其他人相比在父亲那个年代父亲是属于比较晚才有了孩子,对于父亲来说是无比惊喜与珍惜的,父亲倾尽他的爱在我身上。收入不高的父亲努力把最好的给我,让我享受到我们这个平凡家庭原本不能享受到的奢华,我却从来没想过父亲的少语也许是太累了,他把他的爱全部在行动中表现,只是以前的我被无知蒙蔽了双眼,五十岁的父亲却已瘦弱的像六十的老人,那个不曾离开过的男人已经在慢慢变老,可我却才刚刚明白我是有多爱他。

可是,谁又能改变这一切?也许最深的母子之情只能属于童年,因为那时,孩子一无所有。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我们这一代独生子女离家后,天下将会有多少老无所依的父母。

  时间你慢慢走让我好好爱那个不曾缺席的男人。这个男人第24个父亲节快乐。

父亲那眼神中,也许还有责任。父亲的母亲已经将全部交给父亲,我懂得有一天,父亲也会将全部交给我,虽然我极不愿那一天的到来。但我知道,这个轮回终会由我接下去!

图片 3

那晚,窗外的夜色似乎被满月稀释过一般,我和父亲静静地坐在一起,我能感受到,他害怕失去的,不只是他的母亲,还有他的孩子。他知道,有一天他的孩子也会离家的。

父亲一直在弥补,他总是一有时间就带我和母亲回开封看看,摇晃的火车不再让我疲倦,如墨的夜色早已被家的灯光照耀的温暖、明媚!父亲总是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总是握着母亲还未衰老的手,渐渐意识到:该轮到我了!

本文由944cc二四六天天好彩发布于买车用车,转载请注明出处:那个不曾缺席的男人,夜的尽头是家的灯光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